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禅堂静修
 
女性修炼者当知
使用手机阅读
 
Women the practitioner Should know
 
 

女性修炼者当知



女子以血为本,这是中医的看法,在中医里,肝藏血,脾统血,心运血。女子修炼,先要把握气血的运化,在道家导引术中,男子以炼筋骨开始,接着练脏腑,且以炼督脉为先;女子相反,先以调脏腑为先,接着练筋骨,以任脉和带脉的调整为主,任脉主脏腑,带脉理妇科,督脉统阳气。在南派内功导引术里,第一部是“地字功”,炼筋骨和腰肾;第二部是“人字功”,炼五脏,调百脉。男子修炼,就按这个顺序或次第炼,但是女子要相反炼,先从“人字”开始,接着炼“地字”。“天字”是观象,炼意识专一的境界。这都是筑基功,达到要求,才开始丹道修炼,是“灵待境生,自然妙化,不假作意,无为而成”的修炼,法无定法。男女都一样,只是筑基的阶段,有些方法男女倒过来。丹道都以导引为开始为下手,从气脉筋骨脏腑开始。

我这里讲一点原则。女子练导引术先从调理脏腑开始。有位南通女士,乃我多年旧友,一次专程来京,我教她导引术,要她先从人字开始,调理脏腑。她以前胆小,夜里开着灯都不敢下楼,下楼心里害怕。自从炼了导引术,坚持了一段时间,突然感到胆大了,再也不怕黑夜了。问我何故?我说:这是由于胆气足了,仅此而已。后来,一些老毛病也好了。不过,她走了点弯路,以前的一位师兄要她学密宗,她很困惑,请教于我。我说:“你我朋友之交,你是自由的,想学什么,你自己定。”她决定跟过去的师兄一起学习藏密。可是,后来那个师兄陷入了各种奇怪的幻觉和宗教激情中,再后来就疯了,彻底疯了。她看害怕了,打电话给我,说跟我学习丹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资格做老师,朋友之交,能教你的,已经教你了,好好练习,练习好了再说。”她求着说,要学“天字功”的内容,专程到我家来。但这次我拒绝了,不给她教授。不是舍不得,或者保守,而是我知道她的筑基功没打好,筑基功没打好,即经脉没打通,气血没畅通,脏腑没调通,意识没净化,杂念太多,没有资格去修炼那些以观想为主的炼意之法,不然,进入幻觉中去,很难出来,那时,就是害她。我不教她,是我的负责任。朋友年过半百的人,她理解我。

     下面要讲的方法,不外借外五行以炼内五行的一个简单方法。就是,女性朋友,多到公园里,或者名山练功,第一,多在柳树下站桩、练功,有利于借柳树之气来梳理你的肝脏,肝气郁结的女性多在这里练功,你会什么方法都行;肾气不足的女性,多到柏树下、女贞子树下、五味子树下练功,女贞子、五味子都是补肾的药物,柏树阴性,可补肾水;心火旺者,多到水边练功,感受水气,意念在肾,以水的内意调动肾水的信号,达到水火既济之效果;肺气不足者,请多到山石边站站;脾气不足的,多到松树下练功,松树的气是阳性的,通心气,火生土,能补土,土对应脾胃。

现代人多爱旅游,每到节假日,喜欢去名山大川。不要有心采气,那没有用,也许还损德,还助长贪心。到名山大川,到古树前,放松,生出敬爱万物之心,感恩万物之心,用心感受你和天地万物的息息相关性,你该得到的,大自然就会自然根据你的五行五脏的需要自然调补。这就是古代修行者云游炼丹的秘诀之一。你感应大自然,你感受大自然,在名山大川,在古寺道观,在奇石老树前,在茫茫江边,在莽莽山巅,在密密林中,你感受自然与你身心的交流,感应你哪儿非常舒服,哪里非常不舒服,舒服和不舒服都看成和自然的交流而感恩自然,舒服,是你获得了自然的五行能量;不舒服,是自然在调整你不通的地方,调理你不顺的地方,调理你本来不舒服的地方,调整你潜在的疾病信息。把你融化到大自然去。我外出访道,看到终南山南五台的山有银辉冲天,而华山罡气弥天;终南山的气息柔和通肺,而华山的罡气贯穿身心。不要有欲求,只有感恩与感应,记住“感恩、感应”这四个字,足矣。借外五行以调理内五行,是筑基的重要方法,也是贯通整个修炼的方法。不要动念,让你的丹气,让你的元神自动地、自主地来和大自然交流而获得大自然的回报。

其次,女性把握好辟谷,古代所有女丹法,没有离开这个方法的,女子辟谷日久可以自然斩赤龙。但是,辟谷不能太有为,太有为的长时间辟谷会耗散元气。而且,长时间辟谷会影响女性生理周期,自己看待,自己决定。女性身体的经脉没有打通之前,五脏没有理顺之前,不要打坐,或者不要长时间打坐,以免影响气血,乃至影响生育功能。有一位女士打坐多年,结婚多年,一直没有生小孩。两肾的气是虚浮的。这正是气脉没通而打坐的副作用。我本来不知道她是修炼的,看了她一眼,望气而推断出她是修炼的,一问,果然。因为,她的气散在外面。不修炼的人,气反而不散。经常打坐观想不得法的人,气会散在外面。欲念、妄念重的人,气也会散在外面。过去的老师教导弟子,老师会看气脉,看一眼就知道。叶曼老人给我说,她修通七轮中的第四轮时,南怀瑾大师看了她一眼,就知是第四轮通了。叶曼老人就是一位当代的女性大成就者,今年已经97岁了,神色安详,身体健康,还在讲经说法。她一生遇见了南怀瑾、陈健民这样的大成就者为师,因缘殊胜,南怀瑾先生的《楞严大义今释》就是她帮助整理的,这是南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曾得到过胡适先生的好评,而胡适,曾是叶曼北大求学时的老师。

在肉身健康的基础上学静坐,学观想,不容易出幻觉。幻觉多,奇奇怪怪梦境多的人,大多神气不足,有失眠症或神经衰弱症。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语、情绪的人,大多容易岀偏,形成心理学上的偏执和修炼中的我见、我执。要注意,这时最容易被外界信息所乘,变成被附体者,变得神神道道。当然,你的阳气足,心念平,欲望淡,德性厚,就不会被阴性信息体所干扰。这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修观,或者对景象,我重点阐述。女性本来元神易动,是修炼优势,要懂得利用,要懂得佛法,不然,元神动后会有各种身心内外的信息,或从身心中释放,或以身心感应。释放者在内,感应者在外,内外也会相通,这时修炼者会有各种幻觉、梦境,这是个正常过程,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对任何景象、声音、幻觉,抱着观看的心态,你只是旁观者,在功态中不动心,出了功态,可以分析参究以明心自知,把握火候。功态中一旦动心,很容易岀偏。佛法讲究“不动心”、“不生心”,讲“无住、无相、无念”,达到这“三无二不”,就会走上金光大道,会安全修道。这个原则是一定要把握住的。我二十余年来在社会上,还没见过几位真正修成女丹的大师,有几位有相当成就的女性修炼前辈,她们身后都有前辈真人在玄中调整,像元青、孙储林等,这样的天赋和因缘,非我等所能轻易遇到,可以不论。至于隐而不出的女丹大师,肯定很多,我们很少有缘得见。我友陈时谦先生曾在四川峨眉遇见过一位道姑,当时有五十岁左右,面若桃花,发如青丝,看起来只有十六岁,像个少女。武当山曾有李成玉坤道,活了104岁后坐化,晚年落齿重生,白发返青。有一位女丹大师杨梅君老师105岁时我去拜访过她,但肉身衰老,行动不便,灵慧尚存,应答如流。可见修炼女丹,的确有非凡之处。

叶曼老人在《叶曼说净土三经》中有一段论及观想或者修炼中的景象问题,由于当前不少女性修炼者,以及以明师自居的某些女性修炼者,还沉迷在所谓各种变幻的景象中,我把叶曼这位女性大成就者的话摘录于下,供女性修炼者、供所有的修炼者参考。叶老说:

“当我们作观想时,若出现某些境界,千万不可以执着自己见到了佛(兴南子按:见到神仙、见到光、见到前生、见到元始天尊、见到太上老君都是),一执着便着魔。我见过许多人,因为执着魔境而发疯,甚至有的疯死。(兴南子按:注意,这是叶曼亲自见到的人,“发疯,乃至疯死”。我也见过不少因修炼而发疯的人,至于因修炼而疯死的,听过,但没见过)须知,凡是在自己观想中出现的那一点影像,如果执着它,以为见到了佛(神仙、老君、天尊……兴南子加),或自以为成了佛(成了仙),则魔将乘虚而入。在禅宗里有句话:‘佛来佛斩,魔来魔斩’。为什么呢?因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如果学佛到了着魔的境地,那比不学还糟(这样的话兴南子讲过很多遍),因为这种病难治得很,轻则发狂,重则自杀(兴南子按:我和胡孚琛的见解是:无药可救)。因为,修此观想时,务必要除掉心魔,莫让莫侵入。另外,还要注意一点,只有在定中所看到的,才是真正的观,而不是用幻想得来的。”

这就是我不给南通那位女士教“天字功”的原因,因为天字部主要用观法,把握不好,会成魔境。我不教人则已,教则负责到底。这是我的原则。观想有没有用?我在二十年前把南派内功导引术的地字、人字教给某君,某君修炼一年多,得了证验,在这基础之上,我叫他天字的观想,渐渐有了许多神通,因为我一直和他在一起,所以,没有出现过任何危险。后来外出访道,我们分开,无法教他,便请道友指导他,道友学佛,转而叫他学佛,也是殊胜因缘。我没有指导过女性修炼观法及丹道,但我认识不少修炼过观法和丹道的女性,真正成功的很罕见,倒是修炼岀偏的非常多,这是我不愿意给女性修炼者讲修行要领的原因,因为,一旦岀偏,不如不修。有一次,一位女性朋友修行有了心理障碍,婚姻家庭都出现问题,她和母亲到我家来,母亲对我痛哭流涕,我看着难过。后来,这位朋友回家乡疗养。我看怕了,真的看怕了,才这样恳切地讲这些真实话,大白话。叶曼说,生出禅定中所见才是真,不是幻观。我几乎没见过几个女性能进入禅定,这是女性修炼难以升华的原因之一。修出真正的禅定,就是自神而神,没有自己甚深禅定的感通,都在被他灵所用。这个用也分层次和正邪,不可忽视。被仙灵用之正,可积功德而成道;被妖灵用之邪,一生修行毁矣,积下无量罪业。

谈到一些人念佛求感应,叶曼老人说:“时下有许多人信奉净土,专持念佛法门,念得满屋子都是佛,说什么观音菩萨来了,大势至菩萨来了,真是这样的话,那他是着魔了,无可救药了……尤其临终念佛,千万别多起念头,想着阿弥陀佛为什么还不现前?为什么不来接引我?若作此想,那魔就来了,万不可着于自己所见的任何光影,以为自己成就了。”女性修炼者,有的修道,有的学佛,有的佛道双修,陈攖宁法本中,女子丹法最后的修持法是“天罡佛音”念佛法,现实中,我见过不少男的、女的修炼者,自称随时能见到观音菩萨显像出现,可以和观音菩萨对话等等。对这样的境界,要心存正见,不可盲从。净土宗的创立者慧远大师在庐山念佛,一生在禅定中三次见到净土世界,但他也只在临终时告诉弟子,说明净土世界真实不虚,早先不讲,就是怕弟子们执着境界,追求境界而引生幻觉,自己临终做了说明,是印证和鼓励。有的学道学佛者认为自己证到前身是某某仙佛的化身,写在书里,或者广泛宣扬,这些都值得参考,也值得三思,乃至警惕。因为,所见可能是虚幻,真正得道之人是不会公开讲自己是某某神佛的化身,虚云老人那样的大修行,只是在晚年、临终前只给身边弟子说自己是明朝憨山大师的后身。他圆寂后,佛教界公认他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在佛教界,至少是汉传佛教和道教界,公开说自己是某神某仙某佛某天尊的化身,不是虚妄,就是偏差,或者别有用心。大多是偏差。在佛学、丹道的立场,说自己的感应,宣扬自己的所谓前身,都是很大的妄念乃至妄语,这种心态,就已经与道转远,在修为上很严重了。这正是还没有忘我、没有无我的体现。有这种心态的人,看到我这段文字,也会勃然大怒,感觉刺激了自己,那正好说明并未得道,正在虚妄之中。若果读了这段文字,惊心自省,观照自心,那我要恭喜你了,那正是你走向大成就的开端。见是非不见道,就是魔障,见道不见是非,就是清净。这些教诲都在女性大成就者叶曼老人的《叶曼说净土三经》中,散在各处,不妨推荐给诸位读读。

叶曼老人还说:“佛戒神通,如果用神通惑众,大家一心只想学得神通,哪还有人肯听闻正法?”是啊,神怪博文很多人追捧,而平实的说法没人关注。世人都有好奇心,因对神通的好奇而入道,不失为门路之一,关键是不迷不执。叶曼老人还说:“如果于邪路上精进,虽亦可能炼就一些神通力,但因心术不正,反可能成为大魔头,贻害世人,因此,非正派门路不走,如是,方可得到正定。”女性朋友们,修正定,走正道,学正法,得正果,这才是大修行。叶曼是儒释道皆精通的女性大成就者,以佛法为本;杨梅君(已故)是道家昆仑派大师,灵慧深厚;孙储林,得到过许多已经成道的圣人、真人、活佛的定中的传授,她有六十余种特异功能;元青,是一位在理论、修行上都达到相当境界的前辈,她身后的师父,都是真人、圣者,才有那些成就,才通达了那些玄妙之理。前几天我还很她通电话,她讲了自己真神与圣真相通后写了一本书,给我讲了主要的观点,也就是见地,我完全赞同,她说,修炼丹道一定要学佛,不学佛很难成就。这四位修炼者,我都认识,都有参访或交往。还有我的老师止俗禅师,是一位尼师,住终南山修行十余年,快二十年了,她真正修出了随喜心,安详心,欢喜心,那种内在的喜悦,就是禅悦,流布在终南山中,流布在深林里,流布在道场山洞里,这都是我亲自感受过的。当年止俗禅师在山中修道时,肉体上生过很多病痛,我一位老师李先生和我一同参访她,一起住山,李先生懂中医,还给止俗禅师治疗过修炼中生发的疾病。这五位前辈女性,都是我亲自参访或交往过的修行有相当成就的女性。其他的,像张玉仙女士,是另外一种大修行,不好说,因为,她没有做世人所谓的“功夫”,但她的功德非常广大,神通也相当广大,愿力与心量更为广大,她也是女性修炼者中的一位大师,至于其他有一定灵通的女性,像赵桂梅,有灵异之功,乏佛道之理。至于其他的女性修炼者,就更多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女性修炼者中最有名的是在社会上传“大自然中心功”的张香玉,功夫极高,有不少特异功能,所以,张振寰将军把她从青海调到北京。可是,她有“功”无“理”,是感应之得,非自修而成,过多地讲了玄境,自称是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的女儿,学会说“宇宙语”,唱“宇宙歌”,见过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观音菩萨,可以与自然万物及鬼魂、狐狸精、蟒仙对话,甚至可以呼风唤雨,治疗艾滋病、癌症。曾经,练大自然中心功的人多达四五十万,结果有如何?虽然在北京亚运会时给亚运会捐了四十多万元,但未免狱牢之灾,1990年,以宣传封建迷信之罪,被判刑七年。出狱后远旅美国。风靡一时的“大自然中心功”也成了往事,而军旅作家李培才写过张香玉的传记《大自然的魂魄》一书,结果在“反伪科学”的斗争中,李培才被批判,这本书也被列为“十大伪科学著作”。这样一个修炼界的女性奇才,最终没出被外灵所借用、外灵所乘的结局。想来感叹。有兴趣者可以上网查阅这些往事。由于我过去一直给这个圈子里撰稿,后来做这个圈子里最有名的一份刊物的编辑,见过的,听过的,足以“惊心动魄”,因此,我对女性修炼中的种种利弊,知道得比其他朋友多。张香玉说:“仙师”告诉她,此功叫“自然中心功”,一两千年才产生一次,而且只传授一人,并通过此人传授给其他人,造福人类。此功是人间最高层次的功,没有此功者,就免不了灾难重重;练此功不仅自己能祛病延年,还可为他人诊治百病;更可以练出奇异功能。后来,大量学功者岀偏,仅北京就有数百名练功者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有的去卧轨、去撞墙,有的甚至拿凶器杀人,这是她入狱的导火线,而传播“封建迷信”则是她入狱的根本原因。张香玉在北京6天授功收入竟达42万余元,造成数人死亡。关进监狱后张香玉连着写了三份检查,说:“我不能看穿地球,也不能看穿人体,也不能和任何物质对话,以上这些都是假的,是我自己编造的……”。究竟是信息体(灵体)利用了她,还是她利用了灵体?全盘否定张香玉的特异功能并不客观,她如果没有一定的本领,张振寰将军也不会认可她的特异功能,李培才、柯云路这些著名作家也不会在他们的著作里大肆宣扬,李培才为张香玉写了传记,柯云路在他的《新世纪》上下里有专门写张香玉的篇章。这些书,我在1990年左右读过,我好几个女性朋友学习过张香玉的功法。我在终南山住山时,有位陈女士,曾留学日本,说她曾在北京学习张的功法,我一位朋友是老师,把张的磁带在课堂上放,结果,当场有几个学生突然就昏迷了,停了磁带,人就清醒了。这里的“信息”真的很复杂,很奇怪。但她进入监狱后,所有的神异就失灵了,是国法大于她那个功法。这种“失灵”倒值得每个修炼者三思。这段资料网上有。网上文章称她为“巫婆”。真的值得研究神秘文化、丹道、修炼的人研究,如果是姚周辉这样的知名学者遇见这封资料,也许会写进他的名著《神秘的幻术》中。当年揭露张香玉的“反伪科学”四人帮之一的郭正谊就把张香玉的功法看作“巫术”。实际上没那么简单,有很多问题要从心理学、心灵学、宗教学、文化学、物理学等等各方面研究,当然包括巫术、丹道、东方神秘文化,乃至人类原始的无意识积淀,这种现象全世界都有,古今中外都有。姚周辉的《神秘的幻术》里有丰富的素材和深刻的论述。真希望当今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的其他“女儿”们,或者自称见过玉皇大帝、观音菩萨的修炼者,不论男女,能从张香玉的悲剧中悟个道理。我不否定张香玉的某些本领,也深知个中玄学因由,只是悲叹今人不知借鉴。女性修炼者,张香玉女士应该是前车之鉴。有兴趣的人上网查查,就知道吾言不虚。东北一位女性修炼者创编了某功法,她做“带功报告”时,拍摄出来的现场照片中有很多光带形成的“灵蛇”,数十条灵蛇,真的和蛇的形态一模一样,有头有尾,还在某些杂志上作为特异现象刊登过,我也见过。这是特异功能现象?还是动物灵在主导某个修炼气场?假如把这当成特异功能宣扬,也许恰恰说明某些信息的背后是动物灵,是蛇灵,而不是仙灵,不是神明,这不是很可怕吗?不明理的人还在炫耀这些,都是大问题。过去某功法的掌门人讲课时,也摄出了类似的图像,有一位王前辈,是个知名学者,保存了很多这样的照片,自己研究,我在他家见过。现在反思,真的,那是动物灵的信息显化,难怪有一些人被附体。我见过在一位丹道大师的带功会场拍摄的信息图像(照片),图像中有金龙在飞舞,也有老子一样的古代仙人的若隐若现的图像。这里就可知,差别有多大。张伯端丹诀中说:“华池宴罢月澄辉,夸个金龙访紫微。从此众仙相见后,海田陵谷任迁移。”这样的大师的境界,不是信息图中满是蛇灵者所能比的。这些玄学道理,反伪科学的人不会相信,但修道者要用心参悟。景象就是内景,就是信息,就是火候,就是易象。你懂得参悟,就能破解很多修炼的天机。

女性的灵通神异,如果没有正确的佛道真理的指引,没有正定的修持,仅靠灵感、感通,很难说背后的不是邪灵、魔障。当心啊。所以,女性修炼者,要步步小心,因为,女性元神易动,非常容易被外灵所乘、所利用,到头一场空,罪业自己担。这就是张的狱牢之灾的玄学根由。元青老师在《真身德成论》这本书中恳切地劝导修炼者说:“你要放开自心好好思悟,是别人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如果完全是别人的原因,你要去理解别人,你要去化解别人,理解别人的心情,理解别人的素质,理解别人的德性;如果是你自己的问题,从内心深处检查自己、要忏悔自己、要认识自己。认识就是提高的过程,人没有认识也就不能提高,人对自己的认识不是要你嘴巴上面不停地祷告、不停地说我错了,是要从内心深处发出一种信号,这个内心信号才能真正的把不良信号退出。人的信息是一种物质的能量场,所以说我们每一个人在后天的环境中成长,各种信息的干扰形成了一定有能量的场,这个能量场退出去的过程非常难。因为物质,空间的物质的能量是非常重的,所以说你如果是在后天的环境中用后天的信息增长了一种能量;如果你在先天的环境中有先天的信息增加一种能量。两种能量斗争只有在修炼中完成,这个修炼的过程是靠理智来调整的,靠明理来调整的。一个炼丹的人不明理,像我们平常说的这个人不懂道理,人家帮助了你,你觉得是该帮助,我就是这种福分,那么你这个人是不明理。一个不明理的人修德不够,一个修德不够的人他的丹炼不出来。”“炼丹炼得好的都是非常自然的,曾经忘记自己是一个炼丹的人,找寻自己的目标,找寻自己的感觉,自己的感觉好就怎么炼,作为他本人的感觉来说就不像一个炼丹的人,相反的这个不象炼丹的人他就炼丹炼得好。一个炼丹的人首先平心静气,能够明白道理,能够通情达理,能够善待众生,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如果你不注重善待一切众生,你不理解一切众生,你不会去化解一切众生一定有很多反信息,那么这个反信息过来一定引起你心中的烦躁,引起你心中的痛苦,你一定会想办法要退掉这个信息,在退掉的这个过程中就会耗掉你大量的能量,耗掉你大量的功能,这个能量的耗掉、功能的耗掉也就损失了你的功。你练了一场功,好不容易激起了功能,但是当你去调节这些反信息时,又把你的功能给退掉。调心修德、融化信息是一个窍门、一种诀窍。”(见《丹道科学·元青卷》)



因此,劝女性朋友,向叶曼老人看齐,向孙储林、元青学习。孙储林是实修实证的大师,曾给我非常详细地讲过自己的实修过程,如今五十多岁的她,依然坚持打坐,坚持练功。元青老师也五十多岁,天涯访道,名山实修。我今年夏天到法泉寺参加张玉仙主持的法会时,元青就在法泉寺修炼多日,容光焕发,精神百倍。《金刚经》里说:“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不要执着、痴迷于任何功法、功态、功境,那只是个过程,迷恋于过程,宣扬过程的奇观,那你何时才能到达彼岸?修行,不论学佛,修道,首重见地,先要穷理,路不可错,许多根性不错的人,就是名利心、我见、我执未除,见地未通,把上好的仙根佛缘虚费了,甚为可惜。修道的人,首先要谦虚,要能听得进去各种不同的善意的建议,否则,自以为是,到头来都会因为这种自负招祸。元青老师说:“一个炼丹的人理智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清醒的理智,可能对你炼丹有干扰,理智是调整丹功的重要环节。”“在炼丹的过程中可能有些反信息,有的男同志炼丹有女同志反对,女同志炼丹有男同志反对,还有家庭、亲戚的反对,还有家庭周围环境、隔壁邻居的反对,还有单位的其他领导的反对和其他工作人员的反对。那么这种反对也算炼丹的过程中的一种磨难,这个磨难为什么会发生呢?是因为我们的心还没调好,我们的身心里还有魔,正因为有这种魔信息的存在,所以它散发在外面的话,别人会被这种魔信息干扰,反过来生出反信息,所以这些现象的出现不要轻易地去怪别人、去批评别人,要去悟些现象的出现,要感激别人。别人反对你,别人提你的意见,你要感激他们。如果你能真正地认识了自己,你认识了别人对你的提出的问题,是对你有利的。但面对别人的批评而心存感激,一般人难以做到,也就是心没有调好。在这个过程中你慢慢地调心,你就可以善待一切人。”有是非矛盾先找自己的问题,这才是老子的“自知者明”和“自胜者强”的道理,元青之言,是过来人的金言。

现在资讯很发达,有关修身的动功很多,自己寻找。以上道理和方法,仅供参考。有道友读了我写的《女性修炼者戒》,请我再谈谈女性修炼要领。我读书较多,见闻较广,交游亦广,因此就读书、见闻、交游所得,拉杂成文,希望对女子修炼者有一点参考,哪怕是对初心道友有一点点参考,这篇文章就有意义了。北京大学的谭宗诚博士想推荐我给南岳坤道班的修炼者讲些女丹方面的内容,我很想离开经典谈些见闻经验,供研究经典的女性修炼者参考,不少女性对女丹经典并不陌生,正如女性修炼者李明月所说,大多数女丹经书是男性修炼者所撰,未必适用或未必实用。这话值得玩味。因此,在经典之外,断续做了些思考,将会随缘贴出,希望朋友们诚恳指正,以便修订,若在讲课的那一天,能给坤道班的修行者们提供一份比较有价值的参考,也就不负撰文的辛苦了。正如元青老师说的:“这个炼神的过程,神怎么出去,自己掌握不了,完全是由师父掌握的,这个过程只有圣祖师父才能完成。我们没有资格带徒弟,我们只能点化(就是点化弟子,就像兄弟姐妹一样),代替更高的师父(就是圣祖师父)帮忙点化,还没有资格带徒弟。”我的心情也和元青一女士样,只起个引导的作用,但愿是个好的引导。


转自陈全林的博客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陈全林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0-10-18 浏览人数: 2702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44)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1500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