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shi
 
 
 
  返回:密教专栏
不空三藏行状
 
The Bukong mage
 

大唐故大德赠司空大辨正广智
不空三藏行状

前试左领军卫兵曹参军翰林待诏臣赵迁1
1.赵迁:不空三藏俗弟子,侍随九年。 “前试左领军卫兵曹参军翰林待诏”为其官衔。翰林待诏为官名,唐玄宗初年置,执掌朝奏、批答、应和文章等事。

皇帝灌顶大师,法号不空,以普贤行愿,传大菩提心、金刚智印2,奉佛教令,拔济群品。持大法宝,为时而来,翼赞三朝,近三十载。
2.大菩提心金刚智印:即菩提心印与金刚智印。此处即胎藏界、金刚界心印。

大师本西良(凉)府北天竺之婆罗门族3也。先门早逝,育于舅氏,便随母姓。初,母康氏之未娠也,有善相者言曰:“尔后毕4生菩提萨埵。”言讫不见,大奇之。遂沐浴换衣,断语持念,未经三日,坐而假寐,梦佛微笑,双目光流,入母人顶。忽而惊寤,遍体流汗,因觉有身。香灯已后,夜室如昼。十二月而生,生而能言,风神出凡,精气殊众。六波罗密、四无量心5,宛若生知。非关师授,唯佛与佛,乃能究焉。
3.西凉府北天竺之婆罗门族:不空三藏为北天竺婆罗门之子,幼年丧父,即随舅氏,故随母姓康氏,康氏为昭武九姓之一。唐永徽(650-655)时,西域康氏大都东迁,居祁连山北之昭武城,隶属凉州府,故说西凉府人。

4.毕:通“必”。

5.四无量心:即慈、悲、喜、舍等四无量心。

昔者婆伽梵6毗庐遮那,以《金刚顶瑜伽秘密教王》真言法印,付属金刚手菩萨。垂近千载,传龙猛菩萨。数百年后,龙猛传龙智阿遮梨耶。后数百年,龙智传金刚智阿遮利耶,金刚智传今之大师。虽源一流,派分盖数十人而已。家嫡相继,我师承其六焉。
6.婆伽梵:为佛的十大名号之一,义译为世尊。

初,大师随外氏观风大国。生年十岁,周游巡历武威、太原。

十三事大弘教7,祖师道《悉谈章》、《波罗门语论》,辄背文而讽诵,克日而洞悟,祖师大奇。他日与授菩提心戒,引入金刚界大曼荼罗,验之掷花,知有后矣。
7.大弘教:全称大弘教金刚三藏,指金刚智。

十五初落发,二十进具戒。善一切有部律,晓诸国语,识异国书。先翻经,常使译语,对唐梵之轻重,酌文义之精华。讨习《声论》8十二年功,六月而毕。诵文殊愿,一载之限,再夕而终。
8.《声论》:即声明论,五明之一。

后于祖师处,哀祈瑜伽五部三密,求之三载,未遂夙心。为法之故,欲归天竺。是日宿于新丰逆旅,祖师此夜偶然而梦,京城诸寺佛菩萨像悉皆东行。忽而惊悟,令疾命还。及闻回至,祖师大喜:“我之法藏,尽将付汝。”次于他晨,为与传授五部之法,灌顶护摩、阿阇黎教、《大日经》、悉地仪轨、诸佛顶部、众真言行,一一传持,皆尽其妙。

后数年,祖师奉诏归国,大师随侍,至河南府,祖师示疾而终。是时开元二十九年仲秋矣。影塔9既成,以先奉先师遗言,令往师子国。
9.影塔:《宋高僧传》作“影堂”。在特殊的厅堂里供奉已逝大师的画像,为唐之风俗。

至天宝初,到南海郡10,信舶未至,采访11刘巨鳞三请大师,哀求灌顶。我师许之,权于法性寺建立道场。因刘公也,四众咸赖,度人亿千。大师之未往也,入曼荼罗,对本尊像,金刚三密以加持,念诵经行12,未逾旬日,文殊师利现身。因诚大愿不孤,夙心已遂,便率门人含光、惠辩,僧俗三七,杖锡登舟。采访已下,举州士庶,大会陈设,杳(香)花遍于海浦,蠡梵栝于天涯13,奉送大师,凡数百里。
10.南海郡:即广州。玄宗于742年改道和县之间的州为郡。

11.采访:全称作“采访处置使”。系岭南道的最高官员,通常兼署南海郡。

12.经行:术语。在一定之地旋绕往来,坐禅时为防止昏睡并调养身体而进行的一种辅助活动。

13.蠡梵栝于天涯:蠡,分割。栝,桧树(柏叶松身)。梵,清净。此句意为,折下许多桧树枝,在海口为大师送行。

初至诃陵国14界,遇大黑风,众商惶怖,作本天法,榱15之无效,稽首膜拜,哀求大师。惠辩小师,亦随恸叫。大师告曰:“今吾有法,尔等勿忧。”遂右执五智菩提心杵,左持《般若佛母经》,申作法加持,诵大随求。才经一遍,惠辩亦怪之,风优海澄,师之力也。
14.诃陵国:Kalinga,即今爪哇。

15.榱(cuī):通“摧”。摧服。

后又遇疾风,大鲸出海,喷浪若山,有甚前患。商人之辈甘心输命,大师哀悯,如旧念持,亦令惠辩诵《娑竭罗龙王经》。未移时克,众难具弭。

次达海口城,师子国王遣使迎之。大师见王,王大悦,便请大师住宫,七日供养。每日常以真金浴斛,满贮香水,王为大师躬自澡浴。次及太子、后妃、辅相,如王礼大师。他日寻普贤阿阇黎等,奉献金宝、锦绣之属,请开十八会金刚顶瑜伽法门、毗庐遮那大悲胎藏,建立坛法,并许门人含光、惠辩,同授五部灌顶。大师自尔觉无常师,遍更讨寻诸真言教,并诸经论五百余部,本(尊)三昧、诸尊密印、仪形色像、坛法标帜、文义性相,无不尽源。

他日王作调象戏以示国人,登高望之,无敢近目。大师密诵佛眼真言,并结大印,住于慈定,当衢而立。狂象十余,数步之内,顿倒忙走,举国奇之。又游五天,巡历诸国,事迹数繁,阙而不记。

天宝五载,还归上京,进师子国王尸罗迷伽表,及金璎珞、般若梵甲16、诸宝白氎等,奉敕令权住鸿胪寺。他日有诏,请大师入内,建立曼荼罗,为玄宗皇帝授五部灌顶。是年移住净影寺。是岁也,终夏愆阳17,帝请大师入内祈雨,制日(曰):“时不得赊,雨不得暴”。大师奏《大孔雀明王经》坛法,未尽三日,膏泽弥洽。皇帝大悦,自持宝箱,赐大师紫袈娑,帝为披擐,并赐绢二百匹。后有大风卒起,敕令大师止风。大师请一银瓶,作加持法,须臾风止,帝殊器重。后有池鹅误触瓶倒,风击如前。敕令再止,随止随效,帝倍加敬,恩命号为智藏。八载,恩旨许归本国,垂驿骑之五匹,到南海郡,后敕令且住18。

16.甲:通“夹”。

17.愆(qiān)阳:愆,过失。阳气太过,天旱酷热。

18.恩旨放归本国,垂驿骑之五匹,到南海郡,后敕令且住:大师回中国后二、三年内,开坛灌顶、译经传法、祈雨止风,打开了中兴密宗的局面。但至天宝八年(749),情形急变,突然恩旨“许归本国”,这其实是对外籍人下的逐客令,是限期离境或遣送回国的代名词。原因何在,赵迁《行状》和圆照《贞元录》均未说明,其他传记亦未提及。总之,大师遇到了巨大障缘,被迫归国。但走至韶州(今广东韶关一带)便停留下来。《贞元录》载:“发自京都,路次染疾,不能前进,寄止韶州。”《行状》未提染疾之事,只说“垂驿骑五匹,到南海郡,后敕令且住。”古代岭南为瘴疠之地,流放者多九死一生,染疾亦确有可能;但停留不去的真意,恐怕在于完成弘扬密教的大业。故停留不去,等待时机。一说“敕令止住”,或为掩饰之词,其中应是有王公权贵支持的。大师在韶州停留四年之久,《贞元录》记载此间“日夜精勤,卷不释手,扶疾翻译,为国为家。”但后来译著的目录中并无在韶州或南海郡的译著,其间或有译著,或灌顶传法,但不便公开,故史籍缺载。

十二载,敕令赴河泷(陇)节度御史大夫19哥舒翰所请。
19.御史大夫:隋唐时专掌监察、执法,正三品。

十三载到武威,住开元寺。节度已下,至于一命20,皆授灌顶。士庶之类数千人众,咸登道场。与僧弟子含光,授五部法。次与今之功德使开府李元琮,授五部灌顶,并授金刚界大曼荼罗。是日也,道场地大动,大师感而谓曰:“此即汝心之诚所致也。”

20.一命:官阶。周时官阶从一命到九命,一命最低。《周礼·地官》:“一命齿于乡里”。

十五载夏,奉诏还京,住大兴善寺。至德中21,銮驾在灵武、风(凤)翔,大师常密使人问道,奉表起居,又频论克复之策。肃宗皇帝亦频密谍使者到大师处,求秘密法,并定收京之日,果如所料。
21.至德中:唐肃宗至德年间为756-758年,至德中即至德二年。

干元中22,帝请大师于内建立道场及护摩法,帝授(受)转轮王七宝灌顶。
22.干元中:唐肃宗干元年间为758-760年,干元中即干元二年。

上元末,皇帝圣躬不康,请大师以大随求真言拂除七遍,圣躬万福,帝特加殊礼。大师表请入山,李辅国敕令终南山智矩寺修功德。念诵之夕,大乐萨埵23舒毫发光24,以相验之,位邻悉地。大师又曰:“众生未度,吾安自度之?”遂已先圣登遐,今皇御宇,渥恩日甚,锡赉25便繁,今略述而已。《仁王》、《密严》二经,皇帝特制经序。敕命颁行之日,庆云大现,举朝表贺,编之国史。
23.大乐萨埵:即大乐金刚萨埵,金刚萨埵之异名。妙乐之中,此尊三摩地特为殊胜,故曰大乐。

24.舒毫发光:眉间白毫放光。白毫是如来三十二相之一,为眉中白色长毛,释迦佛有白毫相,右旋宛转,如日正中,放之则有光明。

25.锡赉(lài):锡通“赐”。赉,赏赐。

永泰元年十一月一日,制授大师特进试鸿胪卿,号大广智三藏。

大历三年,大师于兴善寺立道场,赐瑞锦褥十二领,绣罗幡三十二口,价直千万,又赐二七日入道场大众斋粮。近侍、大臣、诸禁军使,敕令入灌顶道场,道俗之流,别有五千余众。

四年冬,大师奏天下寺食堂中,特置文殊师利为上座。恩制许之,须宣宇内。

五年夏五月,诏请大师,往太原台山修功德。是岁也,有彗出焉,法事告终,妖星自伏。季秋,届于京师,皇上以所乘师子听并御鞍辔,遣中使出城迎大师。大师固辞,恩命不许,乃乘之入对,皇上大悦。并僧俗弟子,咸赐内殿斋饭,锡赉束帛甚厚。

六年春玉(“玉”当为衍文)二月,敕赐大师道场绣罗幡二十四口、绣缦天一、并绣额一。十月圣诞日,大师进前后所译经。有敕宣示中外,编入《一切经目录》,并僧俗弟子等,都赐物五百一十匹。

七年春,敕赐绢一百匹。是岁春夏旱,有诏请大师祈雨,中使李宪诚奉宣恩旨:“若三日内雨足,是和上功,非过三日,关和尚事。”大师受制,建立道场,一日已终,及依法祈请,亦不过限,大雨丰足。皇帝大悦,设千僧斋,并僧弟子衣七副,以报功也。冬,大师奏造文殊阁,圣上自为阁主,贵妃、韩王、华阳公主26赞之,凡出正库财约三千万数,特为修崇。

26.贵妃、韩王、华阳公主:贵妃即独孤贵妃,代宗对她尤为宠爱,她死后,遗体存宫中,三年不葬。韩王为独孤贵妃之子,华阳公主为贵妃之女,不空三藏亦收华阳公主作义女。

八年春,赐大师绢二百匹,充乳药27。五月,奉敕译《萨路荼王经》一卷,赐绢二百二十匹。冬十二月十四日,上文殊阁梁,一切费用,皆是恩旨。别有锡赉相望道路。

27.乳药:即乳香、没药,为两种天然药材。乳香是乳香树树干渗出的树脂,具特异的香气,可辟邪。没药,是没药树茎干皮部渗出的胶树脂,香味浓,可辟邪。以上两种药材均可作供佛之用。

九年春正月,赐彩六十匹。夏四月,赐绢三百匹,充衣钵。六月十一日,有诏就加开府仪同三司,封肃国公,食邑三千户,余如故。累让不许。诸弟子相次驰贺,大师不悦,曰:“圣众俨如,舒手相慰,白月圆满,吾之去时,柰(奈)何临终,更窃名位?”附令恳让。

大师自去冬腊中夜,命弟子赵迁持笔砚,“吾欲略一《涅槃荼毗仪轨》,使尔后代,准此送终。”迁稽首三请,伏乞慈悲,且久住世,大师笑而不许。自春及夏,停飧辍寝,宣扬妙法,诫勖门人。每语乃(及)《普贤行愿》、《出生无边门经》,劝令诵持。再三叹息:“其先受法者,偏使属意,观菩提心、本尊大印,真诠阿字,了法不生,证大觉身,若指诸掌28。慰诲勤勤,悲喜交集。汝等于法,宜逾身命,是所闻者,斯不易焉。吾思往日,涉险冒危,为法委身,穷历拜国,周游往返,十余万里。尔等当思此意,速此修行。无殉利以辱身,勿为名而丧道。奉我临终之诚,成尔书绅29之勖。”

28.若指诸掌:典故出自《论语》,有人问孔子帝礼的含义,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视诸斯乎!”指其掌。孔子指其掌,言其事明且易也。故此处“若指诸掌”意为极其明白容易。

29.书绅:把要牢记的话写在绅带上。绅,大带。

以大历九年六月十五日午时,浴香水,换新服,端居正容;命草辞表,北面瞻望,东首倚卧,住大印身30,定中便去。神虽往而容貌如旧,气将尽而色泽逾鲜,斯法力之加,岂死相而能坏!
30.住大印身:即佛涅槃之姿。

行年七十,僧腊五十。僧弟子惠朗31,次承灌顶之位,余知法者,盖数十人而已。圣上哀悼,辍朝三日。念师资之启沃,观遗迹而恻怆。绢三百匹、布二百端、米面四百石、油七石、柴十五车、炭三车,赐钱四十万,又赐造塔钱二百余万。斋七供养,仍别支给。日日中使予慰存问,敕功德使李元琮知丧事。
31.僧弟子慧朗,次承灌顶之位,参见《广付法传》注【192】。

初,大师之将终,众相先现,诸僧梦千仞宝幢,无故摧倒,文殊新阁,忽然崩坏,大振院宇,比至惊悟32,声犹在耳。金刚智杵飞空上,大兴善寺后池水尽枯涸,林竹生实,庭花变色。诸事异相,近数十条,今略序之,余皆不录。昔者如来灭度,双林改白33;文宣34殁世,泗水逆流。虽古今之有殊,验征应之不异也。
32.悟:通“寤”。

33.双林改白:佛陀灭度于拘尸那伽城婆罗双树林,其林惨然变白,犹如白鹤。

34.文宣:为孔子之谥号。

七月六日,就塔所具荼毗之礼,随喜者亿千万数。是日有诏,使高品35刘仙鹤就致祭,并赠司空,谥曰: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和尚,尊其德也。荼毗火灭,于余烬中,凡得舍利数百粒,八十粒进入内。又于顶骨中有一粒,半隐半现。后有敕,令于大兴善寺旧住院中起舍利塔,特赐造塔钱万余贯。承后诸弟子在院者,圣恩爱及如大师在日。

35.高品:内廷侍从宦官名。

皇上据四海之图籍,十有三年矣。所赐大师手诏数十首,皆圣人密旨,并却进奉。远自先朝,至今圣代,所有黑(墨)制,卷轴盈箧。锡赉束帛,不知其数,累年系月,积若丘嶽。未尝言贮畜,辄不谋于生计,今并不书。每在中禁建立道场,颇积年岁,传授法印,加持护摩,殄除灾异,增益吉祥,秘密之事,大师未曾辄有宣尔,今并不列于行状。诸类事迹,其徒寔繁36,盖存于别传。付法弟子,输诚国家,则在于《遗书》进奉。陈博情,盖题于《辞表》。大师自开元至今大历,翻译经法37凡一百二十余卷。诸佛示权,摧魔护国,非臣下堪闻者,缄在于天宫。普贤行门,菩提般若,是瑜伽修行者,须宣于人代。大师据灌顶师位四十余年,入坛弟子、授法门人,三朝宰臣,五京38大德,缁素士流,方牧嶽主39,农商庶类,盖亿万计。其登戒坛,二千弟子,一切有部,独为宗师。

36.寔繁:寔同“实”, 寔繁,很多。

37.翻译经法,凡一百二十余卷:参见《广付法传》注释【202】。

38.五京:唐有五京,中京长安,南京成都,西京凤翔,北京太原,东京洛阳。

39.方牧嶽主:方牧是方伯、州牧的合称,指一方军政长官、封疆大吏。尧帝时又有四嶽、十二牧分管政务和方国诸候,合称嶽牧。方牧嶽主,此处泛指地方长官。

呜呼!大师训人之道,其徒不一,泯合二谛,适于众因。先观性以示方,非妄投而虚力。以大海之法宝,随所受而适心;以雪山之妙药40,故应病而令服。是以有《苏悉地》、《毗庐遮那》、《金刚顶经》诸真言部,若戒定慧。顿渐半满,大师之教也41。如是大师,其存也,三朝帝师;其殁也,万人哀痛。教法悬于日月,生死沾于雨露。二七僧人,常入天宫之会;三千门士,犹承圣上之恩。且佛教东来42,向近二千载,传胜法,沐光荣,实未有与大师同年而语者也!诸弟子等所痛,夜室光沉,释门丧宝,天柱中折,济舟忽覆。泛泛苦海,将何所依?泪尽继血,心摧魄丧!

40.雪山之妙药:《涅槃经》曰:“雪山之中有香药,名曰娑诃,有人见之得无量寿,无有病苦难。”

41.是以有《苏悉地》、《毗卢遮那》、《金刚顶经》诸真言部,若戒定慧、顿渐半满,大师之教也:顿渐半满,即有顿有渐。不空三藏于广德元年十一月十四日的奏表中有段话可做为此处的解释:“毗卢遮那包括万界,密印真言吞纳万经。准其教,宜有顿有渐。渐谓声闻小乘,登坛学处(戒);顿谓菩萨大士,灌顶法门。是诣极之夷途,为入佛之正位。”苏悉地等诸真言部为顿教,戒定慧则为渐法,顿渐半满,即以小乘之戒律渐修为基,来修密乘之顿法。

42.且佛教东来,向近二千载:一般以汉明帝永平十年(公元67年)印度僧人摄摩腾、竺法兰到达洛阳译经弘教为汉地有佛法之始,按公元67年至唐大历年间,亦不过七百余年,此处“二千载”不知何指。

小子迁执巾棒(奉)锡43,九载于兹,握笔持砚,八年而已。叨44居翻译之次,窃承秘奥之躅45。大师所有行化之由,会亲禀受,平生之日,命令序述,在于侍奉,未暇修纂。况乃奉临终遗言,固辞不获。临之气尽,悲泪难裁,乩46诸故事,十无在一,谨状。
43.执巾奉锡:拿着衣巾,捧着锡杖,指服侍大师。

44.叨:忝,谦词。表承受之意。

45.躅(zhuì):足迹。引申为事迹。

46.乩(jī):通“稽”,考查。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7-7-23 浏览人数: 1320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53)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